年报资本论〡延长石油旗下这家公司,押注乙醇能否翻盘?

原标题:年报资本论〡延长石油旗下这家公司,押注乙醇能否翻盘?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淡忠奎每经编辑:毕华章

经历了“至暗”时刻后,去年下半年以来化工行业景气度逐步回升,诸多企业实现“逆风翻盘”。

其中,延长石油旗下的兴化股份(002109)更是如此。

年初以来,其股价多次涨停,最高收于7.77元/股。今年2月以来,更是十登龙虎榜,备受资金追捧。

最新披露的年报显示,其2020年全年实现营收19.40亿元,同比下降1.75%,而净利润达到2.14亿元,同比上升46.36%。

粉巷财经(ID:nbdfxcj)从兴化股份获悉,这主要得益于兴化股份对产品结构的调整,以及下半年产品售价提高的影响。

那么,兴化股份产品结构调整到底成效几何?当前,“合成气制乙醇尚未纳入我国燃料乙醇范畴”背景下,其大举加码合成气制乙醇业务,又有怎样的机会与预期?

营收下滑净利大增

对于化工行业来说,2020年是魔幻的一年。

去年初,疫情突袭叠加油价跳水,一季度化工市场走向“至暗”时刻,但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化工品的市场需求又逐步回暖,下半年迎来大反弹。

据Wind数据统计,纳入化工行业的上市公司共有344家。2020年三季度,共有306家公司实现盈利,占比接近9成。

其中,不乏业绩翻番者。如,宏达新材、ST南风、宝莫股份、时代新材等多家公司业绩增长超10倍。

不过,兴化股份交出的2020年“成绩单”还是令人好奇,营收下滑,为何净利润却大幅增长?

成立于1997年的兴化股份位于陕西省兴平市,注册资本10.5亿元,是全国最大的硝酸铵系列产品生产基地之一。

董秘办人士告诉粉巷财经,这主要是受去年下半年以来混胺(一甲胺、二甲胺、三甲胺的合称)、二甲基甲酰胺(DMF)等产品价格一直在高位的影响,该公司对产品结构和产量进行了调整。

他透露,特别是甲醇这块,毛利是负的,“我们就尽量把甲醇的产量缩到最低,主要的盈利产品是甲胺及二甲基甲酰胺(DMF)等。我们对产品结构进行了调整,把效益低的产品产量给降下来了。”

从营收上来看,去年液氨、DMF、混胺、甲醇分别实现营收5.45亿、4.67亿、3.89亿、2.28亿,其中甲醇业务利润亏损5618万元。

显然,甲醇业务确实成了“拖累”,产品结构调整也随之而来。Wind披露,去年兴化股份的甲醇产量约为15万吨,同比削减23.18%,而混胺产量为4.6万吨,同比增加36.87%。

如今看来,其产品结构调整的成效正逐渐显露。

4月6日晚间,兴化股份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今年一季度盈利1~1.3亿元,同比增长16~22倍。

当然,增幅较大主要是去年同期业绩惨淡影响,但反弹回暖也是事实。

押注合成气制乙醇

不过,产品结构调整仅是兴化股份转型的一个方面,而眼下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其持续推进的定增计划。

定增预案披露,兴化股份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16亿股,而其总股本不过也就10.53亿股,可见其分量。

此次定增拟募资不超过9亿元,主要用于收购陕西延长石油兴化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长新能源)80%的股权,以及投资建设产业升级就地改造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延长新能源与产业升级就地改造项目皆与合成气制乙醇项目有关。

启信宝显示,延长新能源成立于2020年10月,注册资本7亿元,为延长石油集团全资子公司。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其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值为6.87亿元。

上述人士透露,“合成气乙醇其实也就是煤制乙醇,当时延长集团在我们这投资建设合成气制乙醇装置,现在就是把它独立成一个新能源公司,这个主要就是当时延长集团和大连化物进行的技术合作。”

粉巷财经注意到,这个2017年成功试产的项目,采用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与延长集团联合研制的“二甲醚羰基化路线生产乙醇”工艺技术,是全球首套煤基乙醇工业示范装置。

去年5月,其已达到使用状态,项目最终产品可为年产16万吨醋酸甲酯或10万吨乙醇产能。

“现在甲醇效益不好,我们就想把甲醇这个产业链延伸一下。因为乙醇,包括中间产品醋酸甲酯利润都很可观。” 上述人士称。

实际上,除了收购延长新能源所得10万吨/年乙醇产能外,本次募投项目——“产业升级就地改造项目”亦将投资建设年生产醋酸甲酯16万吨或乙醇10万吨项目。

中国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高新伟表示:“这个(煤制乙醇)生产工艺是成熟的,只是对水的消费比较大,其他并没有什么风险。”

兴化股份称,公司现有业务中的合成气、甲醇是生产醋酸甲酯、乙醇的主要原材料。募投项目有利于公司加快转型发展,形成“一头多尾”的生产格局。

简言之,就是以合成气为源头,兼顾生产液氨、甲醇、甲胺、DMF、醋酸甲酯、乙醇等多种产品,可根据产品效益灵活调整,完善公司产品结构,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煤制乙醇or生物制乙醇?

事实上,国家能源结构转型的背景下,乙醇在政策层面一度备受重视。

正如兖矿鲁南化工公司工程师邱峰所言,乙醇不仅是基本的有机化工原料和重要的溶剂,还是最环保的清洁燃料和油品质量改良剂。

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等十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提出,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基本实现全覆盖。

按照中国石油规划总院2019年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燃料乙醇生产能力为289万吨/年,国内汽油用量约为1.3亿吨。若按10%的乙醇添加比例计算,燃料乙醇的缺口达千万吨。

不过,受制于燃料乙醇供应量等因素,乙醇汽油的全面推广效果并不理想。兴化股份内部人士对粉巷财经提及:“因为生物制乙醇主要是用陈粮发酵,毕竟成本在那里,现在政策补助也逐步取消。再加上粮食安全等因素影响,所以生物制乙醇的推广就受到了限制。”

政策层面也逐渐趋紧,去年末,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明确提及“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严格控制燃料乙醇加工产能扩张。”

那么,面对巨大的市场缺口,煤制乙醇能否替代生物制乙醇呢?

兴化股份在定增预案坦言,合成气制乙醇暂未纳入我国燃料乙醇范畴,尚未明确出台关于合成气制乙醇产品是否进入车用乙醇汽油使用的产业政策。

不过,随着煤制乙醇工艺的日趋成熟,发展煤制乙醇的声音渐隆。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为缓解“粮制醇”出现的“与人争粮”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宝泰隆董事长焦云就在今年两会上建议,应提倡“煤制醇”来代替“粮制醇”。

众所众知,我国的能源现状是是“多煤少油缺气”,煤炭资源相对富集。比如,兴化股份的乙醇项目使用运距在200公里以内的渭北煤,具有显著的成本优势

高新伟称:“煤制乙醇可以替代生物制乙醇,从燃料角度来说煤制乙醇和生物制乙醇基本没有什么区别,煤制乙醇胶质含量低,作为燃料可能还会比生物制乙醇更好一些。”

当然,政策层面依然具有不确定性。兴化股份大举加码煤制乙醇可谓一场“押注”,成,则拥抱一片新蓝海,输,亦不必过分担忧。

“即使政策没放开,市场消化我们这几十万吨产能还是没问题的。” 兴化股份董秘办人士说。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每日经济新闻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